剪影缤纷   2012

/记者范良虹(上海壹周刊2012213     

       看黄晓亮的作品,有几分看皮影戏的效果,它能迅速把观者带回望着土坯墙上的手影发呆的孩童时光。或许是这份纯真和强烈的影像感,让初出茅庐的黄晓亮摘得了数个摄影奖项。
        投影浓淡不一,其本体的真实性也无从而知,看上去是个树林,或许只是个草丛,确乎存在的火车或许只是不同次元空间的一次人为的偶遇。就连春节时嘻闹的人群和装饰,也在简单的构图里,显得戏剧性十足。
        数字媒体本科毕业的黄晓亮在校时候,就常思考摄影的本质,他的结论是,而对于做到与众不同的方法,他认为一是繁复到极致,二是简单到极致。他最终选择了后者,第一组投影作品一问世,便获得了国外基金会的收藏。土坯墙为体,他把摆设好的布景和实体照片投影至墙上再拍摄下来,几乎没有后期工作,都是前期麻烦。之后,他还尝试了用宣纸和白墙为投影载体,对于复杂性的尝试也在不断进行中。他希望自己的作品虽显得童真,但也在诉说着成人社会的故事,手持风车的小女孩向森林外面跑,看上去无拘无束,但外面楼宇森严的世界,却未必适合她。

 Q:你是专业艺术家吗?

A我有自己的设计公司,有七八个人吧,毕业后就自己创业了,目前还没有倒闭的迹象。因为我觉得,如果我一直不踏入社会,自己想当然地来做作品,就一定是特别幻想的一个东西,我觉得在当下,还是能反应社会的作品更具有力度。我既然生在这个社会,就要把自己交给这个社会。而且,如果我经济独立,就可以不用往作品上拼命灌输商业价值。

Q:得了那么多奖项,有你拿到特别开心的吗?

A有三影堂摄影艺术新人奖,美国特尼基金会奖还有北京今日美术馆金奖,都还挺开心的,刚毕业就拿奖,真是非常大的鼓励。

Q:那个时候你正在创业吧?

A是啊,那个时候我正在创业,我感到高兴的是,在我那么忙,经济条件那么差的情况下,我仍然能够静心创作,郊外便是在我创业第一年时完成的。那时候我压力很大,那辆废弃火车在我工作室不远的公园里做景观,我经常坐在公园里发呆,看到火车,便开始拍照,便有了后来的作品。

Q:还有其他创造的想法吗?


A以后我想做个视听空间,纯粹的光影空间,没有单独某幅作品,一进去就能感应到完全光影所带来的氛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