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单的209国道

   

你悄悄的

将笑意放低

与春雨疏离

没有布谷鸟

田头溪水

野花却放肆于山野

绿叶却撑满于枝头

我在二零九国道上

想象

你浅浅的笑意

谙谙的忧伤

好想

真的好想

把这些荒唐抛尸荒野

没有腐烂的气息

没有乌鸦的挣抢

我悄悄的

背起行囊

远走他乡

去追寻一种对你的理想

叫做珍藏

          

        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七   双河  晓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