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见马格利特在展览

宫琦买了把很大的油画刀

美术馆旁边的餐厅

喝下一瓶雪碧

来到王府井大街

一碗爆肚

        几颗草莓

零星的出现在记忆里

 

 

有一天

像一年

淡淡的忘记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并记住了阿C

其实忘记

是为了更好的记住

本来窗外的那些广告牌

静默无语

一阵风吹来

好像都笑了

 

 

林海兄弟

了解我的人

忙乎于我的左右

宫琦说:

别人做我的兄弟很累

其实一阵风吹过

大家都笑了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二零零七年五月   北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