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首新诗

你的专利

一首新诗

我写的

愿把它送给你

假如我可以吃掉这首新诗

那么我就可以把新的变成旧的

旧旧的

便于怀念

一首新诗

你写的

送给我吧

如果我不懂得珍惜就好了

那我就可以把它遗忘

遗忘的

便于珍藏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二零零七年.青岛   晓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