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起曾经有些不舍的

已经没有感觉了

现在我不需要爱情

像下面那条街一样

对什么样的车

永远是无所谓的

我是一条街、一条宽阔的马路

不会对一阵风欢笑

更不会因为段落的碎痕而悲痛

我是一条宽阔的马路

什么车

都可以、都可以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二零零七年五月   北京   晓亮